文章
大唐戰略大師李泌,"北守南攻"有多牛?萬里調動4國徹底打服吐蕃
2024/03/02

ADVERTISEMENT

平涼劫盟是,吐蕃于德宗貞元三年(787)三月,因戰不利,吐蕃大論尚結贊為扭轉情勢,遂再遣使請和,設下連環計。

吐蕃于德宗貞元三年(787)五月辛未劫盟,李唐與盟文武官員六十余人遭擒,其余將士及夫役死者四、五百人,被俘者千余人。

就在平涼劫盟(787年5月)當年八月,吐蕃大論尚結贊遣五騎送還被俘之崔漢衡,并再度「上表求和「。

然而,德宗已下定決心,不再對吐蕃心存幻想,拒絕再與吐蕃有任何的外交接觸。

于是德宗君臣研商如何定位吐蕃?如何對付吐蕃無止境的侵擾?

股肱大臣李泌建議聯合回紇、大食、南詔、天竺諸國,以包圍環攻吐蕃,使之多面作戰,備多力分,削弱吐蕃國力。

但德宗礙于陜州之恥,除回紇外,余三國如李泌議。經李泌以若不從則退休為脅,終說服德宗接受回紇的和親,聯系四國對吐蕃展開對抗。

自此,唐蕃關系進入新頁。

1、吐蕃的內爭與外患

赤松德贊自公元761年決心奉佛后,經過30年的順境,將吐蕃王朝推上了高峰,不論對內對外均成就一番功業。然而所謂物極必反,凡事登上高峰后,必走下坡。至公元790年以后,吐蕃開始走向逆境,在各方面均出現了危機。

赤松德贊所全力推動的佛教信仰運動上,出現了佛教各派系之間的斗爭。

赤松德贊早期所引進的佛教,系以印度僧人寂護為代表,然而,吐蕃自敦煌引進代表漢地禪宗學說之摩訶衍入蕃弘法。漢地禪宗如此簡單、安逸的修行,相較于印度佛教般之繁瑣修行程序,與復雜難懂的學說,確受當時吐蕃上層社會的歡迎,一時風行,盛況空前。

以致後來居上,竟然搶奪了原先已立足于吐蕃的印度大乘佛教之風采,于是因競爭而導致腥風血雨的景況,最后不得不以辯論的方式解決,這就是吐蕃史上著名的漢梵佛僧之間的論爭,是為「頓漸之爭」。

雙方以書面互相詰難答辯,自公元792至794年止,勝負方出,代表漢地禪宗的摩訶衍遭放回敦煌,自此吐蕃奉行印度大乘佛教。

吐蕃于赤松德贊繼立為贊普以后,向外擴張極為順利,利用李唐內亂時機,東向連下李唐隴右地區,直抵隴坻;西向越過帕米爾高原,經略中亞,與大食競逐;北向占領李唐河西地區以后,續向新疆地區發展,圖謀于占領塔里木盆地以后,再控制準噶爾盆地,因而與回紇沖突;東南向原與南詔為兄弟之國,卻于公元780年因聯軍攻打成都失利,怪罪南詔,將南詔降為屬國,導致南詔疑懼,而影響兩國情誼,致由與國演變成相互猜忌的準敵國。

吐蕃于公元780年以后,由于常年向四方用兵,與當時亞洲四強:唐朝、回紇、大食、南詔敵對,而將自身形塑成亞洲各強的公敵。

2、「北守」之策的緣由

唐蕃于公元 783年立下清水會盟,雙方國界已有清楚地訂定,以賀蘭山經甘肅之清水、平涼、同谷等縣一線,至四川之大金川為界。

然而,吐蕃借口李唐未兌現助收長安之酬謝,連兵進陷李唐鹽、夏、銀、麟諸州,為何吐蕃能勢如破竹連陷上述諸州,再次對李唐造成嚴重威脅?

原因在于沿著賀蘭山、六盤山、隴山一線以東,地皆平川,無險可守,吐蕃可由唐蕃邊界任選唐軍守衛線的空隙滲入后,再擴大戰果,攻防主動權完全操之于吐蕃手中,李唐疲于奔命。

平涼劫盟后,德宗大夢初醒,開始重新建構對吐蕃的攻防體系。在李泌、陸贄等謀臣輔佐下,擬定了「北守南攻」的戰略。

所謂的「北守」,在于與原隴右道接界之京西地區,采取足食、筑城的守勢。

利用于蕃軍出入的要道上筑起城池,以防御吐蕃的入侵。

「北守」戰略執行,首先必須解決后勤給養的問題,于貞元三年(787)七月,德宗采李泌議,將左藏久藏之絹帛染為彩纈,購買吐蕃運糧于原、會后之閑置牛只六萬余頭,以及制作農具,購置麥種等,分賜沿邊軍鎮,廣募戍卒,以耕荒田?,得盡償戍卒,使其獲利,若有三年后不思歸建者,則以所開田賜之為永業,并由官府資助戍卒家人來邊定居。

此議之施行,使得京西一帶人丁與粟禾漸增,實力增強,亦免更代之煩。

第二,斷絕與吐蕃的外交關系,以示決心。

第三,貞元四年(788)正月任命劉昌為涇原節度使,李元諒為隴右節度使,劉、李二人皆率卒力田,在軍食充足后,涇、隴地區趨向于安定。

接著李唐于要地進行一連串的筑城行動,同年(788)二月劉昌筑連云堡,四月李元諒筑良原故城,目的在控御涇州以西的來犯,除此外,邠寧節度使韓游瓌戍寧州,聯同長武城、涇州,與新筑之連云堡、良原故城,由東向西形成一道防線。

貞元七年(791)劉昌再筑平涼故城,以扼彈箏峽口,又于東距平涼三十五里筑朝谷堡,平涼與朝谷堡筑城后,其角色等于前述寧州至良原故城防線的前哨,于是涇原稍安。

貞元九年(793)二月,李唐于五原筑鹽州城,并遣楊朝晟戍木波堡,于是靈、夏、河西獲安。

貞元十三年(797)正月,德宗命邠寧節度使楊朝晟筑方渠、合道、木波三城,并及馬嶺,目的在于扼制沿馬嶺水河谷而來的蕃軍。 于是李唐完成對吐蕃自原隴右道,以及自蕃領會州、原州東犯的防御體系,使得吐蕃無法再如先前一樣,進犯唐域如入無人之境,無能再來去自如。

3、「南攻」戰略的成功實施

所謂的「南攻」,是為唐廷命劍南節度使韋皋,自川邊采主動攻勢,利用川邊接近南詔與吐蕃中道大行政區,且南詔位于吐蕃中道大行政區之南,上述兩地又為外地進入吐蕃核心區的捷徑,劍南道則位于吐蕃中道大行政區與吐蕃南道節度使之東,若同時由南詔北向,李唐劍南道東向,攻擊吐蕃中道大行政區與吐蕃南道節度區,勢必造成吐蕃莫大威脅。

李唐試圖以此減輕吐蕃寇略李唐關內道與京畿道之壓力。

李唐劍南節度使韋皋為執行唐廷對抗吐蕃的戰略,就必須先將南詔自吐蕃陣營分離出來,方能達成目標。

韋皋首先于貞元四年(788)十月乘吐蕃寇西川,南詔亦出兵助吐蕃之際,韋皋故作書遺南詔王,卻使東蠻將該書轉致吐蕃,吐蕃始疑南詔,遣兵二萬屯云南往蜀之路,南詔怒,引兵歸國,于是南詔與吐蕃彼此相互猜阻,南詔益發有歸唐之心。

此后,韋皋比年致書招諭南詔王異牟尋,南詔雖有心,但均未回應韋皋。

直至貞元九年(793)五月,異牟尋遣使各攜生金、丹砂及帛書三路齊發成都,以金示堅,丹砂示赤心,表達棄蕃歸唐的決心。

貞元十年(794)正月,南詔悉斬吐蕃使者,去吐蕃所立之號,復南詔舊名,與唐使崔佐時盟于點蒼山神祠,正式轉入李唐陣營。

南詔由其清平官(類同宰相)勸說異牟尋歸唐,自貞元三年(787)正月唐、詔首次就此事有所接觸后,至貞元九年(793)五月南詔方下定決心投唐止,共有7年時間考慮。

南詔之所以考慮了7年,當為早已下決心,只是必須選擇最有利的時機,那就是吐蕃內部出矛盾,自顧不暇,監控南詔的力度減弱之時。

異牟尋棄蕃歸唐時機的選擇正提示了,吐蕃內部于公元793年左右,似應出現了亂子,致與南詔有可乘之機。

韋皋除于吐蕃南詔之間實施反間計以外,并極力勸諭南詔投唐,另一方面亦自力出擊吐蕃,包括于貞元五年(789)遣將出兵與東蠻、兩林蠻聯軍,大破吐蕃青海、臘城二節度于為州台登谷,殺其大兵馬使乞藏遮遮,數年盡復嶲州境;貞元八年(792)九月韋皋攻吐蕃維州,俘獲吐蕃大將論贊熱;貞元九年(793)五月,韋皋遣大將董勔等將兵出西山,破吐蕃眾,拔堡柵五十余。

韋皋對吐蕃的軍事行動,系針對吐蕃占領原李唐劍南西山道所成立的吐蕃南道節度使,由于韋皋攻勢急迫,迫使鄰近吐蕃南道的吐蕃青海道,都必須出兵援助。

從貞元十年(794)開始,南詔亦主動出兵襲擊吐蕃,例如該年(794)正月,吐蕃因與回紇大戰而向南詔征兵,異牟尋出五千人應征,卻自率數萬于其后,晝夜兼行,于神川(今云南境內之金沙江)擊破吐蕃,取鐵橋等16城,虜其五王,降其眾十余萬。

貞元十一年(795)十月,南詔攻取吐蕃昆明城(今云南鹽源)。貞元十五年(799)十二月,吐蕃五萬眾分擊南詔與嶲州,無功而還。

貞元十六年(800)吐蕃曩貢、臘城等九節度,因兵數不利,恐獲罪,遂率部落降唐。

于此可見,吐蕃面向南詔與李唐劍南道居于弱勢,但吐蕃仍于李唐北邊加強攻勢,于貞元十七年(801)七月戊寅寇鹽州,同月己丑陷麟州。

唐廷為紓北邊患,于貞元十七年七月命韋皋出兵深入吐蕃,韋皋遣兵二萬分出九道,攻吐蕃維、保、松州及棲雞、老翁城。

同年(801)九月,韋皋進圍維州,吐蕃屢遣救軍,轉戰千余里,吐蕃連敗,吐蕃調動原寇李唐靈、朔之眾十萬南下,由論莽熱以內大相兼東境五道節度兵馬使、都統群牧大使率領,試圖解維州之圍,結果吐蕃兵敗,論莽熱遭擒,但韋皋亦無能攻下維州。

韋皋成功地招順南詔,使南詔不再屬于吐蕃陣營,反過來北向襲擊吐蕃中道大行政區;韋皋則東向壓迫吐蕃南道;在二者聯手之下,使得吐蕃既得防備南詔自云南向北突入吐蕃,又必須防備韋皋于川邊西向突入,在唐、詔兩邊主動夾擊下,對于吐蕃而言形勢極為不利,造成吐蕃于東南一隅邊防的危機。

4、聯回紇攻吐蕃戰略的實施

回紇位處中國北方的草原地區,其于唐玄宗天寶年間取代東突厥汗國,成為草原游牧地區的霸主。

依中國北方草原游牧地區汗國發展的規律,必須西向越過蒙古草原西緣阿爾泰山與天山之間的間道,進入同屬草原地帶的準噶爾盆地,再由準噶爾盆地南緣天山的間道,南向控制屬沙漠綠洲區的塔里木盆地,以獲取上述地區的農、牧、手工、商等資源。

北方游牧汗國得到新疆,則等同獲得滋養游牧汗國的綜合物資供應庫,而得以支持游牧汗國的永續發展。

當李唐因安史之亂,而不得不自中亞撤出之時,回紇為自身汗國著想,亦義無反顧,進入新疆參與競逐,而成為吐蕃強勁的對手。

回紇自登里可汗仗勢凌辱李唐皇儲雍王適(即位后是為德宗)以后,與李唐雖保持著外交關系上的互動,但實際上,由于李唐以絹帛購買回紇馬,但未償還回紇馬值事,雙方有所爭執并不很愉快,而且在唐的回紇使節多仗勢凌人,引起李唐吏民的反感。

至德宗即位后,一反其父祖之外交政策,轉與吐蕃親善而疏遠回紇,致唐回關系處于曖昧且尷尬的局面。

所謂有與國之名,而無實質上的親善來往,甚至雙方還處于準敵對的狀態。至回紇內部親唐派崛起,其主要人物為李泌在彭原時的舊識,為隨葉護軍援李唐時之胡祿都督及國相白婆帝。

胡祿都督是為頓莫賀,他們反對登里可汗入侵李唐,舉兵殺登里可汗,頓莫賀自立號為合骨咄祿毗伽可汗,并遣使入唐愿為藩臣。

此本為親唐之舉措,但李唐張光晟殺其叔父突董,合骨咄祿毗伽可汗竟不欲報仇,說明了頓莫賀欲與李唐改善關系的決心。

李泌則乘吐蕃平涼劫盟,德宗倉皇無所對策,且邊將告乏馬之際,力勸德宗捐棄個人恩怨,允許與回紇和親。

貞元四年(788)九月,回紇合骨咄碌毗伽可汗喜于獲唐允婚,遣其妹骨咄碌毗伽公主及大臣妻并國相、硤跌都督以下千余人來迎咸安公主,辭禮甚恭曰:昔為兄弟,今為子婿,半子也。

若吐蕃為患,子當為父除之!

回紇于當年(788)十月,遣使入唐表請將回紇國號改為回鶻,以示有如盤旋于昊天之雄鷹般的威武。

接著,回鶻為保衛北庭,免于落入吐蕃手中,因為北庭位于今新疆吉木薩爾北庭鄉,適處于蒙古草原進入準噶爾盆地之必經要道上,若北庭由吐蕃掌控,則控制蒙古草原進入準噶爾盆地門戶的伊吾等地,亦可能不保。

因此于吐蕃在公元789年聯同葛邏祿、白服突厥攻打北庭時,回鶻大相頡于迦斯立即率兵救援,戰不利。

又于隔年(790)秋,頡于迦斯悉舉國兵數萬圖救北庭,再度兵敗,死者大半。

回鶻雖兩度兵敗于北庭,但亦使吐蕃受創,兵員遭受大量傷亡,不得不向南詔征兵,加諸吐蕃先前已對南詔「賦斂重數,又奪其險要立城堡,歲征兵助防」

,南詔忍無可忍,終致棄蕃投唐,舉兵襲擊吐蕃,于是李泌的包圍環攻之計,在李唐聯合回鶻及南詔上,獲得成功,得到預期的效果。

李唐西向,回鶻西南向,南詔北向,三國于同一時期先后主動出擊吐蕃,形成三強三面夾擊的態勢。

回鶻雖于789年、790年兩度敗于吐蕃,但并未放棄經略新疆,在后繼的可汗持續力戰,例如懷信可汗(795-805)收復北庭;騰里可汗(805-808)大敗吐蕃于龜茲;保義可汗(808-821)大敗吐蕃于真珠河(位于中亞熱湖南方,為錫爾河上游)。

真珠河位處準噶爾盆地西進中亞的交通孔道上,亦即回鶻必須先穿越準噶爾盆地,方能于真珠河襲擊吐蕃,此意味著回鶻可能已完全掌控準噶爾盆地。

在歷任回鶻可汗力戰下,回蕃雙方于公元9世紀初葉僵持于西州(今吐魯番盆地),而且西州可能于回蕃間數度易手,戰況激烈。

吐蕃為護衛塔里木盆地,勢必布重兵于北庭、伊州一線,以防回鶻突入。另在吐蕃東北邊區方面,亦面臨回鶻不斷穿越居延沙漠,入攻吐蕃所盤據的河西走廊,如公元797年,回鶻大敗吐蕃所控有涼州的吐蕃之眾。

公元809年,吐蕃五萬騎至豐州西受降城北三百里的拂梯泉,顯見此應為吐蕃之回擊回鶻。

公元813年,回鶻發兵越過戈壁沙漠,自柳谷西擊吐蕃。

對于回蕃之間的激烈戰事,李唐禮部尚書李揆為說服憲宗與回鶻和親,于元和八年(813)嘗奏言:「北狄西戎,素相攻討,故邊無虞」,可見李唐對回蕃間相互的攻伐,相當清楚。

由此可確定在公元8世紀末葉至9世紀上半葉,回、蕃雙方在居延沙漠及河西走廊一線戰事頻仍。

回、蕃于新疆地區的鏖戰,確為李唐邊防減輕不少壓力。

5、大食的神助攻

大食其先本波斯邊鄙之民,后叛其國,侵鈔邊境,拂菻與波斯發兵捕之,為其所敗,遂割據兩國之間,勝兵至數十萬后,于高宗龍朔(661-663)初滅波斯,破拂菻,南侵婆羅門,并諸國,勝兵至四十萬,康、石等國皆往臣之,成為西亞強權,并積極向中亞發展。

至高仙芝于怛邏斯城為其所敗后,中亞諸國多受大食所支配,李唐已無力再于中亞角逐。

唯吐蕃正謀于此地區擴張,與大食發生直接沖突,而且吐蕃之兵力,已越過帕米爾高原,直抵烏滸水,對大食造成直接威脅。

德宗建中年(780-783)之后,大食由訶論繼立為哈里發(786-809,天方教之大主教),欲阻止吐蕃繼續擴張,與吐蕃在中亞展開了競逐。

《舊唐書·大食傳》云:

「牟棲卒,弟訶論立。貞元中,與吐蕃為勍敵。蕃軍太半西御大食,故鮮為邊患,其力不足也。」

《唐會要》載云:

「貞元二年(786),與吐蕃為勁敵,蕃兵大半西御大食,故鮮為邊患,其力不足也。」

德宗貞元年間,大食與吐蕃在中亞之競逐,牽制了大半的吐蕃軍隊,對吐蕃其他方面軍之軍力,造成影響,吐蕃因此而無力再寇唐邊。

正如上文所述,吐蕃于貞元年間,同時與李唐、南詔、回鶻、大食等四強作戰,使得吐蕃與李唐之間的局勢,大為轉變。

德宗貞元年間宰相韓滉曾云:

吐蕃盜有河湟,為日已久。大歷以前,中國多難,所以肆其侵軼。臣聞其近歲以來,兵眾寢弱,西迫大食之強,北病回紇之眾,東有南詔之防,計其分鎮之外,戰兵在河隴五、六萬而已。

由韓滉之言,證實公元8世紀末葉至9世紀上半葉時期,吐蕃對外用兵捉襟見肘之窘況,也具體說明了赤松德贊晚年,吐蕃內外正陷于前所未見的危機當中。

(正文完)

嚴禁無授權轉載,違者將面臨法律追究。

深度詳解003航母,福建艦!跟美國「福特號」比,差距大不大?
2024/05/01
倘若美國的11艘航母全部出動,誰能扛得住?俄:全球僅有一個國家
2024/05/01
中國耗費240億打造重裝合成旅,一個旅的實力到底有多厲害
2024/04/30
終于發生了!轟-6掛載無偵-8,可以在三萬米高空看光一切
2024/04/30
「咬死」ASML,禁止維修光刻機只是開始,輪到中國工程師頭疼了!
2024/04/29
繞不開中國石墨!韓國不得不對美發出「警告」,這次真的站隊了?
2024/04/29
韓國科技部:美國科技全球第一,中國落后3年,韓國落后3.2年
2024/04/29
福建艦航母編隊雙核心,055大驅是帶刀護衛,福建更是核心
2024/04/29
這些都是假的!意林「回旋鏢」潮來了,原來日本人真的不喝馬桶水
2024/04/29
美高層施壓中國電動汽車,國外高官態度強硬:美國不玩只會掉隊!
2024/04/29
跨過16%的生死線,華為鴻蒙系統,活下來了
2024/04/29
美國已不在乎華為麒麟芯片了?認為它不夠先進,無所謂
2024/04/29
「芯片戰」白熱化:荷蘭ASML正式宣布,外媒:中國芯勢不可擋!
2024/04/28
增強6萬倍!中國科學家打破雷達新技術,能精確定位美軍F-22
2024/04/28
華為、榮耀、VIVO到底誰第一?機構數據,沒一個靠譜的
2024/04/28
存儲芯片活了!中國最受傷,韓國最興奮
2024/04/28
波音、空客慌不慌?中國產大飛機C919,再獲1000億大訂單
2024/04/28
中國發展太快,美國想到一個損招,卻忽略了最重要的事
2024/04/28
中國軍力世界第二,和第一的美國有多少差距?聽專家進行分析
2024/04/28
一旦美國與中國開戰,中國是否會試圖,把戰爭帶到美國領土上?
2024/04/2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