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章
遊戲資訊
勵志人生
科技生活
奇趣歷史
名人歷史
天文科普站
三國歷史
奇聞大曝光
民國軼事
趣味科普
古墓古董
野史分享站
社會新聞
名人詩詞
全部
    
自古以來,輿論永遠是令人頭疼的問題,看看秦始皇是如何打壓的?
2024/03/19

ADVERTISEMENT

前言

在人類歷史中,輿論始終是一把雙刃劍,既能助力統治者,也能成為他們的噩夢。 而秦始皇,作為中國歷史上的一位傳奇君主,面對輿論的挑戰,采取了怎樣的手段來打壓?他的做法又帶給了這個古老的帝國怎樣的影響?

從秦始皇統一六國到焚書坑儒,他所采取的措施不僅影響了他的時代,也對中國文化和政治產生了深遠的影響。讓我們一同探尋秦始皇統治時期的輿論壓制, 揭開那些被塵封的真相,去理解那些被遺忘的細節,去感受那些被激起的情感。讓我們一同走進歷史的長河,去探尋那些被掩蓋的秘密,去思考那些永恒的命題。

王朝更迭之際輿論高漲

在王朝更替的動蕩年代,輿論就如一股暗流,隨時可能轉化為巨大的洪流,沖垮統治者修筑的大壩。

ADVERTISEMENT

周秦之際,正值新舊制度交替之時,社會矛盾頻繁暴露,民間自發形成的輿論如同燎原野火,熊熊燃燒。

輿論管控的前奏

秦始皇曾感慨 「患周之敗,以為起于處士橫議」。在他看來,導致周朝覆亡的根源之一,就在于統治階層未能約束住民間的種種非議和讒言。作為一個新興的統治集團,秦人對輿論的威力有著深刻的認識。

他們并非完全否定輿論的存在價值。在秦初并天下時,針對分封制與郡縣制的利弊曾進行過討論。丞相王綰等人認為,秦剛統一天下,驟然掌控如此廣大區域并非易事,宜暫行分封制以求地方臣服。

而統治者最終還是選擇了李斯提出的郡縣制,以加強中央集權。可見,秦人并非對輿論一味排斥,而是有選擇地吸納有益于王朝統治的建議。

ADVERTISEMENT

但很快,他們就發現了輿論中隱含的另一面危險性。

輿論的危險性初露崢嶷

前213年,秦始皇于咸陽宮宴請群臣,當仆射周青臣高度贊頌了郡縣制之時,博士淳于越卻公開反對,主張恢復分封制。雙方爭執不下,場面一度十分劍拔弩張。 淳于越狠狠斥責周青臣為「阿諛奉承之臣」,青臣亦回敬淳于越是「愚蠢的儒生」。

此事堪稱秦朝與儒生對壘的導火索。李斯認為淳于越等人 「以古非今,惑亂黔首」,遂建議秦始皇徹底鏟除儒家思想的根源,焚書坑儒。秦始皇作為一代英主,縱橫天下無所不能,卻唯獨無法長生不老。無奈之下,他不得不聽信術士們的鬼話,千方百計謀求長生仙藥。

ADVERTISEMENT

可當他終于意識到被愚弄之時,便如暴怒的猛獸般,對那些方士狠狠咬牙。 淳于越等人又在這個節骨眼上公然挑釁權威,秦始皇焉能不怒?于是,他下令「盡案問諸生,有犯禁者四百六十余人,皆坑之于咸陽,使天下知之,以懲后」。

就這樣,秦朝與儒生的矛盾由一根小小的火星,燃燒成熊熊燎原之勢,秦始皇親自動用暴力手段,徹底撲滅了這股曾經對王朝構成威脅的輿論力量。

從階段性容忍到全面禁錮

然而,始皇帝的強硬做法未能真正遏制輿論的生長。在鏟除了儒家思想的根源之后,民間輿論的存在形式開始轉向地下暗流和私下閑談。為了避免輿論在地下滋生蔓延,秦朝不得不在全國范圍內全面禁錮輿論的流通。

其中做法最為典型的,就是嚴懲 「誹謗」

ADVERTISEMENT

、「妄言」等言論犯罪。所謂「誹謗」一詞的本義其實并非貶低之意,而是讓執政者體察民情的一種溝通方式。但在秦朝,誹謗被歸為嚴重的政治犯罪,處以「族刑」的殘酷懲罰,意在祛除輿論的源頭。

值得注意的是,不僅誹謗如此,就連「妄言」「妖言」這樣帶有反動言論傾向的閑談,秦朝也堅決予以嚴懲,要將潛在的異見苗頭扼殺在萌芽狀態。《睡虎地秦墓竹簡》就明確規定: 「鳥獸能言,是夭(妖)也,不過三言。言過三,多益其旁人,則止矣。」

不難看出,秦朝對輿論管控的力度是前所未有的。為了維護統治,他們不惜暴力鎮壓異見,甚至干脆杜絕任何從下而上的言論傳播渠道。始皇帝之所以如此嚴厲,很大程度上是出于統治者的本能恐懼:他生怕稍有疏忽,便會重演前朝被民眾的非議和讒言所覆滅的慘劇。

ADVERTISEMENT

然而, 或許正是由于過于自我武斷,才招致了秦人最終的覆亡。在長期言論受壓制的環境下,他們聽不到任何真心實意的忠告和勸諫。導致後來秦二世登基時,連自己身邊發生的大事都無法及時掌握,直接釀成「陳勝吳廣」起義的浩劫。

總的來說,秦人為了維護王朝統治而采取管控輿論的做法,是一種權力與權力之間的斗爭。但是否付出了過高的代價,以至于輿論的合理監督和發聲功能也被徹底扼殺,我們有待進一步探討。

秦始皇對輿論的恐懼與壓制

ADVERTISEMENT

我們不難發現,作為一代英主的秦始皇,其實對輿論懷有一種近乎病態的恐懼感。面對民間自發的議論和非議聲音,他不是理性應對,而是選擇了暴力壓制的做法。

這種恐懼可以從他廢除謚號制的做法中體現出來。 謚號制度源于西周,用于對已故君主加以褒貶評價,是社會對執政者行為的一種監督。然而,秦始皇為了擺脫死后被人評頭品足、貶低其功德的命運,干脆將這個傳統制度徹底廢黜。

從這個細節中,我們不難發現,始皇帝對于被人評論、批評有著強烈的偏執和不安全感。身為一代帝王,他做事理應光明正大、坦蕩磊落,但偏偏存在著如此扭曲的心理陰影,未免讓人感到可笑。

同樣的恐懼心理也體現在了他焚書坑儒的決定中。 面對淳于越等人的公開挑釁,他本可以選擇與之對話,爭辯自己的主張

ADVERTISEMENT

。但他不但放棄了溝通的機會,反而動輒訴諸暴力,大肆焚書坑儒。這無疑是出于一種偏執的權力至上主義,認為輿論構成的質疑和批評就是對王權的挑戰。

如此偏執狹隘的心態,注定了秦始皇對輿論的態度將是徹底的壓制,而非包容和傾聽。他對潛在的異見聲音如此忌憚,以至于在輿論泄露的一絲可能性面前都毫不手軟、痛下殺手。前213年淳于越的公開批評只是導火索,而後來「誹謗」、「妄言」、「妖言」被嚴懲,都只是秦朝對輿論持續施壓的表現。

史載秦始皇三十六年,東郡地區出現了「始皇帝死而地分」的詛咒之語。但究竟是何人所為,終究查不出來。 于是秦朝作了一個極其殘酷的決定:「盡取石鄰居人誅之」,以泄其對輿論潛在威脅的恐懼。

可以說,始皇帝對輿論的壓制已經達到了一種近乎瘋狂的地步。

ADVERTISEMENT

他不惜違背常理,將無辜的生靈也卷入屠戮的對象,只為了讓可能存在的異見聲音無處藏身。這種行為無疑與一個英明理智的統治者的形象格格不入。

秦朝輿論管控的代價

然而,秦始皇對輿論無理的打壓,終究還是為秦朝的覆亡埋下了禍根。在長期輿論壓制下,人們只能在私底下進行閑談和抱怨,卻再也不敢公開說出真心話來。到了秦二世在位時,朝野上下徹底失去了溝通的渠道,統治者根本無法得知真實的民意。 這就造成了信息嚴重失真、誤判的后果。

當陳勝吳廣起義時,秦二世聽不到絲毫真實的消息。文臣們為了討好上意,只會匯報虛假的好消息,以至于「群盜已經盡數被捕」的謊言騙過了秦二世。等到真相大白、天下已亂作一團時,秦二世卻還在逍遙享樂,一時手足無措。

ADVERTISEMENT

可以說,正是秦始皇執拗的輿論禁錮政策,徹底切斷了上下通達的渠道,埋葬了秦朝的未來。如果秦始皇能夠聰明一些,傾聽不同聲音并加以引導、疏導,或許就能避免這場悲劇的發生。

延續了 3000 多年的王朝循環往復,其中往往就伴隨著新王朝的興起必將壓制輿論、新王朝的崩潰也常由輿論受阻所致的惡性循環。 也許正是秦帝國的例子,讓後來的政權在面對民意時多了一些反思和警醒。

雖然很長一段時間內,他們也沿用了暴力壓制的手段,但始終還是保留著一定的容忍度,沒有走向完全的禁錮那一步。總的來說, 秦朝雖然治世短暫,卻為后人提供了一個怎樣對付輿論、以及如何不應對付輿論的深刻教訓。

ADVERTISEMENT

結語

面對紛雜多元的輿論,是封閉壓制還是開放包容?這一直是歷代統治者必須權衡的難題。秦朝采取了極端做法,痛下殺手禁錮一切可能存在的異見聲音。這雖然一時之間達到了預期目的,卻同時也切斷了民意上通的渠道,最終釀成亡國的災禍。

后世的統治者面對輿論時,雖然也曾多有壓制,但總體上還是保留了一定的寬容空間。這說明他們從秦朝的慘痛教訓中吸取了經驗:壓制輿論終將自毀長城。 一個英明的統治者,應當豎起耳朵傾聽民意,審慎對待來自下層的批評聲音,或許這才是上策。

嚴禁無授權轉載,違者將面臨法律追究。

ADVERTISEMENT

為何花了幾十萬,家里還滿滿的廉價感?原來全拜這9個設計所賜!
2024/04/14
龍珠:讓人心疼的版本棄子天津飯 那美克星篇還在考慮超越悟空
2024/04/14

ADVERTISEMENT

藍雪花清新又好看,比綠蘿還好養,怎能不養一盆?
2024/04/14
假如燃油車停售,全部換成新能源汽車,結果會怎樣?有什麼優劣勢?
2024/04/14
它乃野草之「王」,若在外偶遇便賺了,曬干一斤價值 1200 元!
2024/04/14
載小六女兒回家!爸爸被告知「我交了30歲男友」當場愣住 下秒「立馬拿出500元」:全都值得了
2024/04/14
這一次,葉檀澄清2件事力挺蔡磊,也算挽回了些自己的口碑!
2024/04/14
楊立新弟弟否認女方婚內出軌,稱前夫不愿失婚,小男友被她捧起來
2024/04/14
馬麗發言風波升級!被趙麗穎粉絲控熱搜占話題,楊冪也被波及
2024/04/14
baby沒工作、葉珂忙事業,黃曉明前任和現任近況擺一起,差距明顯
2024/04/14